当前位置: 兰博彩票 > 简介 > 许世友得谁批准死后不火化:活尽忠报国 死后守父母
随机内容

许世友得谁批准死后不火化:活尽忠报国 死后守父母

时间:2019-03-22 17:22 来源:兰博彩票 点击:52

原题:这五位开国将军跪见母亲的情节都催人泪下

新中国的开国将帅,几乎都是经过战争烽烟历练的沙场硬汉。但铁汉亦有柔情,他们都对养育自己的母亲都充满了无限挚爱。

朱德元帅曾深情写下《回忆我的母亲》,感动了几代人;陈毅元帅在探望生病卧床的老母亲时,曾亲给母亲洗尿布,令人敬意油生···。

相信所有将帅与母亲之间都有感人的故事,只是无法悉数搜集到相关史料。在世间流传最广的,是许世友将军七次跪母的故事。

1905年2月,一代战将许世友出生在河南新县许家洼。祖母为他取乳名“又得”。他13岁那年,父亲在贫病交加中离开人世。临死前,父亲把妻子叫到床边,指着最小的女儿说:“为了全家十几张嘴,就把幺妹送人吧,换几个活命钱…”

几天后,人贩子拿着五块大洋来领幺妹,恰好被刚从田里回来的许世友撞见,当他弄清怎么回事后,便“扑通”跪在娘面前,哭着说:“娘,幺妹还小,姊妹中要是一定要卖一个的话,就卖我吧!”

儿子的话如同钢针刺进母亲的心。许母流着泪,一把夺回女儿,转身拉起跪在地上的“又得”,悲伤地说:“孩子,娘向你保证,以后就是饿死,全家人也要死在一块儿!”

据说这是许世友的第一次跪母。

战争年代,因许世友投身革命,他母亲遭受连累,吃了无数苦头。此间,许世友曾几次偷偷返回家中探望并跪谢母亲。

1949年,许世友在战火中成长为人民解放军华野山东兵团司令员,他的大儿子黑伢已长成青年,并来到他身边。许世友得知十多年来家中屡遭变故,媳妇被迫改嫁,母亲生活艰辛。便眼含热泪给母亲写了一封信,告诉老人家:“等全国解放后,我头一件事就是回去看娘。”然而,新中国成立了,他更加军务繁忙,根本抽不开身回乡探亲。无奈,只好让大儿子把老母亲接来部队团聚。

日夜思念的母亲来到眼前时,许世友愣住了:他见到昔日健康的母亲头上的白发已经稀疏,背也驼了,走路颤巍都迈不了大步了。“娘!”许世友忘情喊了一声,不顾一切地扑上前去,他紧紧抓住母亲干瘦的手,当着自己100多名部下的面,“扑通”跪在了母亲脚下。

“孩子,我终于见到你了!”母亲亲切地抚摸着儿子。稍顷,老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连连说:“快起来,一个大将军怎么能当着这么多部下跪我一个老太婆!

许世友泣不成声,喃喃说:“我当再大的官,还是娘的儿,就让我多跪会儿吧,这样我心里好受些!”母子俩这动情的一幕,让在场的人都感动得流下了泪。

这是许世友将军的第五次跪母。

1959年秋,许世友思母心切,便挤出时间请假回乡探望。他们一行人悄悄到了村边,正遇着年近八旬的母亲背一捆柴草挪步回家。许世友见此,几步跑上前过去,接过柴草,又跪倒在母亲面前:“娘,您这么大年纪了还上山砍柴,儿心里实在难过啊!”

母亲见是儿子许世友,脸上乐开了花。就大声说“快起来,现在是新社会了,谁家还兴跪?”母亲说着掉下了眼泪。“孩子,你能出息成今天这个模样,不光是娘的功劳,还有打仗时掩护你的乡亲、部队的领导、你手下那些士兵···”老人接着说:“往后不要再给我下跪了,需要你感恩的人多着呢!”许世友这才明白母亲的意思。

1979年10月,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、已经74岁的许世友给在老家的大子写信说:“寄去50元,为我买一口棺材,我曾得到毛主席的批准,死后不火化,运回老家埋到你爷爷奶奶身边。我要实现对你奶奶许下的诺言——活着尽忠报国,死后守着父母。”

六年后,许世友将军逝世,也实现了生前的夙愿。

开国中将刘忠1906年出生于福建闽西上杭才溪镇才溪村农家,长辈给他取名刘永灿,小名“太平”。

生逢乱世,刘忠的童年过得并不太平。他在伯父、舅父的资助下念了三年私塾,为了生计,12岁时开始外出,云彩VIP||http://www.0736jiaoyou.com 彩票之家||http://www.weihuo51.com 乐8彩票||http://www.nightlypredator.com 3A彩票||http://www.1419m.com 77快彩||http://www.96000shui.com跟随大人当起了泥瓦匠。

做瓦匠学徒,被工头打骂是家常便饭,受尽了欺压和屈辱。偶尔回家,母亲见到瘦骨嶙峋的儿子都心如刀绞,抱着他痛哭,说:“儿啊,我们家太穷了,只好让儿吃这种苦。娘相信,儿会有出头之日的。”

1927年,才溪乡组织农民协会,刘忠毅然报名参加。回到家,父亲疑问说:“这能行吗?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。”刘忠却说:“我家祖祖辈辈都受豪绅地主压迫得抬不起头来,现在共产党领导我们翻身,有什么可怕的!”

从当红军血战湘江,到当八路军八年抗战,刘忠一路驰骋沙场,到解放战争时期,他已成长为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声威远扬的虎将“十军长”之一。尤其在意义重要的上党战役中,他率部担当重任,立下赫赫战功。1955年新中国授衔,刘忠佩戴上了解放军中将军衔。

自从20岁参加红军之后,刘忠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乡,也见过父母。每次部队路过福建的时候,他都难免有回家看看的冲动,但为了革命事业大局,他都咬咬牙忍住了。

建国之后,刘忠历任西康军区司令员,川西军区司令员,解放军军事学院院务部部长、副院长,解放军军政大学副校长。在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,他曾托熟人给家乡老母亲捎过信,打听老母亲的消息,可是几年过去了,却依然没有得到母亲的确切消息。这让刘忠心里感到十分不安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末。刘忠在离开家乡三十年后,终于寻得空隙,专门回老家探望自己的母亲。回乡路上,刘忠碰到一个多年不见的老乡,于是心情急切地询问起母亲的消息。

这位老乡面露遗憾告诉他说,由于你常年不在家,你的老母亲无人照顾,所以现在基本靠乞讨为生。而且她住的地方不固定,并不整天在村子里···。

听到这消息,刘忠的泪水夺眶而出,他心情忐忑的加快了脚步。也很巧,一到村口,刘忠就看到了母亲佝偻的身影。

他快步奔上前去,双膝跪在村口,哭着大喊,娘,对不起了,儿子不孝,儿子回来晚了。然后跪在地上泣不成声。

母子重逢,泪水代替了所有语言。最后刘忠哭着把母亲搀扶到了屋子里。这场面,也把当时在场的乡亲看哭了。后来,刘忠将军把母亲接到了城里,让她日夜守在自己的身边,再不离开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三年困难时期,刘忠始终惦念家乡父老的生活情况,曾专程返回才溪调研,帮助家乡百姓解决缺衣少食、生活困难等问题。才溪乡的乡亲父老至今依然记着将军的这些往事。

开国中将曹里怀,1928年19岁时加入革命队伍。这一别,离开家乡湖南资兴就是整整21年。1949年夏天,曹里怀所率的四野第47军在解放湖北的沙市、宜昌之后,渡江南下,进入常德、慈利一带集结待命。9月下旬,全军奉命接管湘西,展开“剿匪”斗争。

那时,衡宝战役即将结束,湘南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。利用作战空隙时间,曹里怀军长决定回故乡看一看。

他轻车简从,来到县城向资兴人民表示慰问后,他跟县政府接待人员提出,要去老家桃园下洞拜望自己的母亲。

原来,曹里怀的父亲去世早,他的两个哥哥也先后离开了人世。家中幸存的亲人,一个是已出嫁的妹妹,一个是寡居多年已过花甲的老母亲。

曹里怀参加红军闹革命后,家乡仍地处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下,他的母亲等家人在政治上受到压迫,生活吃尽了苦头。

国民党反动派把曹里怀母亲当作“赤匪”家属,生活上予以虐待,迫使她行乞街头,过着饥寒交迫的残酷生活。后来,老人因贫病交加双目失明,只能靠拄着棍子乞讨,还常被当地恶霸和土豪劣绅谩骂驱赶。老人度日艰难,只盼望共产党和红军早日打回来。儿子虽然杳无音信,但她坚信儿子还活着,一定会回来的。

对于母亲的困境,曹里怀曾有听闻。当时他重任在身,天天行军打仗,虽有怜母之心,却不能赶回去去照看。

这次回乡第二天,曹里怀和警卫员在县城用过早餐后,驱车来到下洞老家。曹里怀与族人乡亲们相见后,村里人急忙领着他见到了日夜想念的母亲。

来到母亲面前,曹里怀眼噙泪水,立即跪在母亲面前,动情地说:“妈,您这些年受苦了,你的儿子从远方回来特来拜见您…”

当时,他母亲听乡亲们讲自己的儿子当了大官回来了,又惊又喜,激动得不知所措。现在,听儿子这么一说,自己虽然看不见儿子的模样,但对儿子的声音还是熟悉的。

老人定了定神,用布满老茧的手从头上开始抚摸着儿子,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树邦(曹里怀乳名),你回来了,好呵,你娘我盼得好苦啊!”

曹里怀忙起身拉着母亲的双手说:“妈,为儿的没照顾到您老人家,我干革命,忠孝不能两全啊!现在全国解放了,穷人翻了身,您要过好日子啦!”

曹里怀把母亲扶到屋里坐在椅子上,向母亲细说起他参加革命的经历。老母亲静静听着,脸上泛着微笑。当儿子讲完后,她把双手合拢,连声说道:“好!好!你是好样的,我吃苦值得,你要革命到底,让大家都翻身过上好日子。”

母子相见后的第二年,正指挥部队在湘西“剿匪”的曹里怀突然接到恶噩,他的老母亲病逝了。当他听说地方政府要为母亲给予厚葬,并安排大修坟墓时。立即拒绝了地方上的好意,坚持要恪遵父母遗训,丧事从简,以慰母亲之心。

还有两位开国将军,母亲去世时都不在身旁,只能事后遗憾的跪在母亲灵前。

“文革”时期,开国上将杨成武受到牵连,一家人也都被拘禁。他的老母亲当时已经76岁,本来身体就不好,再加上受到惊吓,患了重病。杨成武闻讯几次想去看望老母亲,但都遭拒绝,他捶胸顿足也无济于事。

1970年,当杨成武的妹妹抱着母亲的骨灰盒来找他时,杨成武跪在母亲灵前放声大哭,一度晕厥过去。第二年,杨成武重获自由,他经常对家里人说,是自己连累了母亲,连累了大家。

开国少将王诚汉(1988年上将)1917年出生在湖北黄安贫苦农家。由于父亲很早因病去世,在王诚汉印象里,全家最苦、最累的是母亲,她天天都在劳动,从来没有看到她坐下来闲过。

王诚汉13岁参加红军,从此开始了革命生涯。到部队一年后的1931年春节刚过,母亲听说儿子当兵的地方在河口镇,心里特别高兴,就专程赶到镇上看儿子。

少年王诚汉也非常想念母亲,但又担心被母亲给领回去,从此当不成红军,就躲藏起来。他远远地望着母亲的身影,却未能和母亲见面。母亲等了许久,非常失望地离开了河口镇。从那以后,王诚汉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。

(建国初期的王诚汉将军)

解放战争时期,时任华北野战军十三纵队37旅旅长的王诚汉,其所在旅部一度移驻河南光山县的白雀园一带。这里离他的家乡很近。于是,王诚汉开始四处打听母亲的消息。

不久,他在驻地附近的一个小镇上碰到了一个比较熟悉的乡亲。从这位乡亲的口中,王诚汉听说母亲早在1936年前已经病逝,那时母亲还不到40岁。惊闻此讯,王诚汉悲痛欲绝。

1950年,已身为解放军六十军181师师长的王诚汉在赴朝作战前夕,专门请了两天假返回家乡。他长跪在母亲坟墓前,声泪俱下地痛哭:“娘啊!儿回来迟了,儿对不起娘啊!”

(声明:文中配图均源于网络)

本文作者已签约快版权维权服务,转载请经授权,侵权必究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上内容,由兰博彩票收集并整理。